文/龔玉玲(臺灣動物之聲主編)

本文刊登於108年11月27日國語日報大家談教育專欄

近年來,社會對動物生命權益及各項動物保護議題日趨重視,各類動物也有其不同的福祉與社會問題需要討論。立法院在二○一八年完成《動物保護法》修法後,相信將更促進動物保護教育的普及,並以議題教育的方式落實在十二年國教新課綱的教學中。本專欄除了帶讀者了解臺灣動保教育的現況,以及借鏡國外的經驗之外,也會探討「同伴動物」、「觀賞與展演動物」、「實驗動物」等動保議題。

 

  什麼是動物倫理?簡單綜合哲學家的說法,動物倫理就是對「人類如何看待與如何對應動物」,提出是非對錯的判斷。換句話說,動物倫理是從理性討論出發,判斷為什麼人類應該要尊重並善待動物,又該怎麼樣實行,這已經是一項專門學問。


  這項學問,在立法院三讀通過《動物保護法》修正草案後,被規定為正式的施教內容,各級政府須普及動物倫理與動物保護法規的相關教育,並落實於十二年國教課綱中。


  教育部國民及學前教育署為了因應該法案內容,委託專家學者組成「動物保護教材小組」編撰教材。此教材在目前還未公開內容,但透過編撰諮詢顧問之一萬宸禎所發表的文章,可知教材的核心價值為「人與動物平等性」,內容預期從「同伴動物」開始,逐步延伸到「被人類經濟化的動物」、「提供人類娛樂、觀賞、展演及騎乘的動物」以及「被實驗的動物」等。

 

動保未納入課綱前 散見於其他教育中
  在《動物保護法》修正草案通過前,動保教育在學校中也並非一片空白,而是零散的見於「環境教育」、「品德教育」與「生命教育」中。


  《環境教育法》發布於二○一○年,其立法目的之一為:「推動環境教育,促進國民了解個人及社會與環境的相互依存關係,增進全民環境認知、環境倫理與責任,進而維護環境生態平衡、尊重生命、促進社會正義,培養環境公民與環境學習社群,以達到永續發展」,條文所列的「尊重生命」與動物倫理的主張相符,這讓關注動物議題的教師有法源可授課。但動物議題在附屬於環境倫理之下時,對應動物的態度往往傾向於強調整體性,而非考慮單一個體。


  品德教育的範疇則可考量到單一個體動物的倫理對應。根據二○一四年的〈教育部品德教育促進方案〉,「品德教育」的定義為:「公私領域中的道德認知、情感、意志與行為等多重面向,亦可謂一種引導學習者朝向知善、樂善與行善的歷程與結果」。此外,西方的關懷倫理已被引入臺灣當前的品德教育,而關懷倫理的思維也被許多動物倫理學者認同並引用。


  至於「生命教育」,根據「教育部推動生命教育中程計畫」,旨在「促進個體身心靈之全人發展……引導個體不斷探索、建構與反思生命意義、內化價值觀、知行合一,進而達致與『天、人、物、我』之間的和諧共榮關係與美好至善的目標」,這與動物倫理的理念有所重疊。不過,生命教育在十二年國教課綱中,似乎更加強調「全人發展」、「全人關懷」、「全人教育」,並著重人與人的關係建置。「生命教育」想建構的「人類觀」,與動物倫理立場會抱持的「人類觀」有哪些呼應與排斥的部分,還有待釐清。

 

民團培力動保教師 研發本土教案教材
  早在《動物保護法》修正草案通過前,民間動保組織就持續努力的把「動保教育」帶入臺灣各級學校之中。譬如關懷生命協會二○○七年起執行至今的「動物保護教育扎根計畫」,其目標是培力對動物保護教育有心的教師,進而邀請教師與動物保護組織內的專業者,共同研發本土性動物保護教案與教材,將其融入九年一貫課程。


  教育部也與民間動物保護組織合作推行動保教育,如農委會於二○一七年施行「動物收容所零撲殺政策」。教育部為此推出「校園關懷動物生命教育試辦計畫」以配合施政,計畫內容包含與關懷生命協會合作「校園流浪動物與生命教育專輯」,作為教學資源免費提供。


  過去,「如何尊重並善待動物」的教學,在臺灣的國民基本教育中,並非人人都有機會接觸。而目前正值轉變的關鍵期,動保將成為學校教育中必須落實的授課內容,盼以上簡單的描述,能提供讀者初步認識這個從選擇性邁向全面性的變化過程。

20191127國語日報 378e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