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湯苞

  • 帶一隻動物回家養

  「我想養一隻寵物,讓我養好嗎?」當孩子抬頭、以充滿祈求的眼神望著你、天真又熱切地如此對你說。你會怎麼回答他呢?

  而動保人在經歷現場無數動物苦難後,又如何看待這個問題?

  「寵物(pets)」一詞是否總讓人聯想絨毛娃娃?很可愛,但終究是「物品」。隨著社會對動物保護的瞭解與認同,大家開始以「同伴動物(companion animals)」代替「寵物」的字眼,還原牠們是有感覺有感情的生命個體,強調我們和牠們情感交流的夥伴關係。

場景一:

  曾參與過許多場大型的流浪犬認養活動,在週末的百貨公司前空地舉辦,人來人往的逛街人潮,40到60隻的幼犬竟然可以在一小時半至兩小時之間「搶」光。而認養一隻公立流浪動物收容所的犬貓,可以得到免費的狂犬病預防注射、晶片植入與犬籍登記,還有犬繩、攜帶籠、飼料包、小禮物等各式贈品。不過,才星期一就有認養人陸續將狗兒退回收容所了。當然,還有死亡的。

  在那兒,常出現這樣的畫面:媽媽牽著孩子經過認養攤位,孩子深深地被小狗吸引,對媽媽說:「好可愛!我想養一隻狗。」有的媽媽會拉走小孩說:「我養你已經很辛苦了,養什麼狗?」有的則是父母帶著孩子來認養動物。在孩子的期待下,父母願意為孩子「試試」養一隻狗或貓。但是,這種情況總最令人擔心。望著孩子滿口答應要好好照顧小動物,事實上,孩子並不知道自己要負擔怎樣的責任。有時,大人自己也不清楚。

場景二:

  擔任動物保護檢查員時,曾與同事及其子喬裝顧客,查察夜市的違法販賣犬隻的業者。那時,那位同事的小孩才剛上小學吧?為防事跡敗露,只跟孩子說:「和阿姨一起去逛夜市」。結果,一至現場,正在推敲如何問話時,身後出現這樣的對話:「好可愛!我要養!媽媽,我要養一隻狗!」

「嗯……媽媽怎麼有空養?」我同事回答。是啊,晚上11點還在夜市執行勤務。

「可是,好可愛!」孩子攀住動物圍欄,顯示要養一隻狗的決心。

  只對老闆說:「請問……」老闆就笑盈盈地走來,一人一張名片,說明雪納瑞犬、巴哥犬、棕長毛臘腸犬各18,000元;拉不拉多犬16,000元;至於米格魯犬算我們便宜一點,8,000元就好。還說明白天在桃園,晚上才來臺北,雖然是攤販,但可提供刷卡服務……我們已經得到足夠的事證,可以打道回府了。不過,此時孩子已經哭成淚人兒,拒絕離開。最後,是以「強行拖離」收場。

  這次行動,不只進一步瞭解違法販犬業者的動態,也見識到小孩對父母購買小動物之潛在影響力。

b5 fbdc7

  • 愛與責任的示範

  動物對孩子有很大的吸引力,但是,對於「我想養一隻寵物,讓我養好嗎?」你會怎麼回答?

  課堂上,我們總對小朋友們說:「不要隨便養動物。如果一定要養,請以認養代替購買。」大人有責任示範尊重生命的態度,對於飼養動物應保持高標準的審慎評估,並與孩子共同負起照顧小動物的責任。

  美國Green Chimneys兒童服務中心便藉由與動物互動,協助有發展困擾的孩童。許多案例中的孩子過去在與兄弟姊妹、同儕或成人的相處上有不愉快的經驗,而表現排斥抗拒的行為。Green Chimneys的負責人Sam Ross即表示:他們發現動物遠比人們容易接近,及接受這些孩子,藉著成功地和動物建立關係,可以打開孩子的心扉,減少防衛態度,降低挫折感,而變得較容易溝通,並增加嘗試與人社交的意願,且擁有許多有趣的動物話題及相關知識與人分享。Ross鼓勵孩子悉心及專注地照顧動物,並與人發展良好的互動。

  曾任職金華國中的李惟愉老師過去組織有意願照顧校犬的同學成為「愛心小組」,排班輪流每天負責餵食、清潔及蹓狗。李老師與我分享,她發現一些低成就的學生,從照顧狗兒的過程中,得到快樂及滿足。具備成就感與自尊心,對人們的生活適應與幸福感有重要的關聯。

  然而,動物的本身不是「解藥」,而是一種「媒介」。並非家中飼養了同伴動物,孩子就能「自動」變成有責任、有成就感的人,而是須要「引導」的過程。如果連大人本身都無法尊重家中動物,甚至任意遺棄,孩子又如何學到「負責」?或和動物建立夥伴關係,而產生「同理心」?

b8 b6a5c

  • 迎接家中新成員:除了準備好之外,還需要決心

  長期在流浪動物收容所做志工的我,發現大家來這兒認養狗兒,偏好一到三個月大的幼犬。的確,這個年齡的狗兒實在太可愛了!可是,相較於成犬,牠們的照顧工作費事多了,每個人都是清楚這點才來認養幼犬的嗎?

  一天,在板橋流浪動物收容所和狗兒進行親和訓練時,遇到兩個年輕女子看狗。「想認養狗嗎?」我和她們搭訕,「這兒有幾隻不錯的成犬,妳們想要怎樣的狗?」我很努力推銷收容所的成年米克斯。

「我們剛打電話來問,聽說有兩個月以下的小狗可以認養。」一位小姐說。

「是啊!在那區。」我有點失望。

  陪她們看了看,我又開口了:「呃……妳們知道這個年齡的小狗一天吃四到六餐嗎?」

  她們驚訝的表情令我更驚訝了。她們小聲地討論一下,把狗兒放著,留下吃驚的我離開了。

  不確定自己的嘴巴張了多久才閉上,因為,我實在太錯愕了!

  因為,「吃」不是最基本的事嗎?連一隻狗需要餵幾餐都不知道,她們打算怎麼照顧那隻狗呢?況且,一個問題就能放棄認養一隻狗,那麼,她們原本打算養多久?一隻狗至少活十年,會遇到健康、教養與家人互動等問題,需要飼主有堅定的愛與相伴一生的承諾才能克服。狗兒是有感情、有生命的個體,不是呼之即來、揮之即去的玩偶。

  狗兒也會生病,也需要花錢看醫生,特別是小狗仔。沒有這點準備,請別養狗。到底飼養一隻狗要花多少錢?我認養過兩隻狗,一隻叫「小貓」(酷愛搶貓飼料來吃而得名),是無敵鐵金剛,沒見過牠感冒,可謂是我家最強壯的動物。在牠身上沒花甚麼費用。不過,我也養過昂貴的Gini。

  Gini是隻狼犬,左耳內的刺青宣示著牠可是「有來歷」的。但是,在交易的市場上,如果這是賣不出去的狗,即使擁有顯赫的血統,也不能庇佑牠能吃香喝辣。畢竟,對有些人而言,牠是商品,像買個LV包的意義一樣。我們常叫牠「洋妞兒」,牠就是和我之前或養或照顧的街上撿來的米克斯不同。才春秋季,牠就熱的一直喘;即使夏夜一起吹冷氣,牠還是很喘,喘到我都不知道牠會不會喘不過氣來。而且,牠的皮膚太「尊貴」了,常常發生皮膚潰瘍的狀況,需要吃低過敏原的飼料,也常常看醫生吃藥。醫生說,這是狗兒自身體質的問題,天生的。純種狗的悲哀吧?有些事是認養前想不到的,養動物和養小孩一樣,要有決心。

  據調查,眾多遺棄家犬的案例中,常見的原因是犬隻行為造成困擾。看過小狗仔搖搖晃晃地追咬東西的樣子嗎?小狗仔好奇心強,喜歡前前後後地追寶特瓶,追不到還會生氣地齜牙裂嘴,彷彿瓶子自己會跑似的。柔軟的毛、尖細的小牙、圓滾滾的身子,小狗即使咬人都很可愛。不過,如果此時不好好教育牠,養成遵守規矩的習慣,長大的牠破壞力可是很強的!可能會出現隨意大小便、亂咬傢俱、追車吠人等問題行為,讓主人失去耐性的牠可能就因此被遺棄而流落街頭了。

  也有飼主因即將有小孩誕生而遺棄狗,理由不外是擔心骯髒、疾病、怕麻煩、或憂心狗傷害幼童等。這主要是因為許多飼主多半不認為狗兒須要調教與訓練。其實,透過適當的管教,許多令人傷腦筋的行為問題可以獲得解決,且從親密的互動及互信中,更瞭解自己的狗,並享受將狗作為同伴的樂趣。如果家裡有孩子,那麼,教導孩子如何和狗相處,就跟訓練狗對孩童表現節制一樣重要。

  在迎接狗兒回家的那一刻,便要幫助牠了解一起生活的遊戲規則。一旦壞習慣養成,想要修正就很花時間了。幫助狗兒融入家庭是所有飼主的責任喔!

  • 沒有辦法繼續飼養的時候

  回想一些跟小學生分享動物保護概念的經驗,不論是晨光教學或是專題演講,小朋友常會很熱情地跟我說誰的小烏龜誰的大甲蟲誰家養了什麼……但是,曾有一個二年級的小女孩對我說,她有一隻小白兔,媽媽把牠放在山上,說讓牠自由自在比較好。她幽幽地說話神情,讓我不知道她是因為站起來講話緊張,還是心裡難過。我沒說什麼,不過,那個畫面烙在我心底。

  孩子對於大人把自己視為好朋友的小白兔丟了,真的一無所知嗎?

  2012年「自然生態學習網」舉辦生態作文競賽,活動主軸為「關懷生命、愛護動物,共享美好自然環境」。擔任評審,讀到幾篇學生寫的文章,提到放學回家,發現家中養的動物不見或被告知送人的失落心情,有些是擔心動物處境,有些則是自責沒有好好照顧動物,才讓父母選擇遺棄動物。這樣的經驗,對孩子都是一種挫折。

  以狗為例,平均壽命12-16歲,然而,經調查發現,在無人照顧的情況下,流浪犬死亡率高,平均壽命僅2年左右。當民眾不欲飼養動物時,寧願將家犬棄之野外,而不願意將動物帶至收容所棄養,更不願意帶動物至動物醫院安樂死。寧願相信自己是「放生」,而不是讓動物經歷顛沛流離與苦難掙扎,最後死於病痛或是車禍等意外。

  選擇放棄繼續飼養動物,應該都有許多不得已的緣故吧?我還擔任動物保護檢查員時,曾接獲民眾的詢問電話,她要移民美國,沒辦法再養家中兩隻八歲及十歲的混種老狗,希望送進公立流浪動物收容所,為她的狗兒找新家。我很誠實地對她說,混種老狗進入收容所根本沒有認養機會,只有等待被撲殺的命運。想想,和主人有這麼多回憶的狗,飼主都不要了,誰想認養一隻準備要花醫藥費、花時間照料的老狗呢?此外,大家可以想像被遺棄在收容所的心情嗎?一隻狗兒的心理年齡相當於三、四歲的孩子,當牠突然被迫離開熟悉的家與家人,進入冰冷的牢籠,遇到各式各樣的陌生人及其他動物,甚至在管理不良的收容所,牠還會面臨被欺負、沒有乾淨的飲水與吃不到食物等悲慘命運。然而,牠是會害怕會恐懼的生命,不是沒有感知能力的玩具,我們可以不想要的時候就將之遺棄或「資源回收」到收容所嗎?當收容所飽和,或是動物在收容所生病無法處理時,便予以「銷毀」嗎?

  當時,我問那位民眾,是否考慮自行帶去動物醫院做安樂死?至少,狗兒最後一程有主人溫暖的陪伴。她沉默半晌:「送去收容所,就有認養機會,不是嗎?」

  的確,沒有飼主願意承擔棄養的結局。但事實就是如此殘酷!

  除了撲殺,面對生生不息的流浪動物,就只有絕育了。許多志工投入TNR的行列,TNR (Trap-Neuter-Return)是指將流浪犬貓捕捉→絕育→回置之行動,為減少流浪犬貓數量的方法之一,也防止更多不被期待的生命誕生而受苦。

  看到許多人站在第一線面對流浪動物的悲苦,不論是面對安樂死政策的公務員,或是爭取動物生存權利的TNR執行者,沒有人想傷害動物,但都是被迫直視動物苦難的一群。大家有一個共同點:非常重視飼主責任。棄養動物的人也不特別邪惡,但是,獸醫在一隻一隻執行撲殺的過程要如何讓自己麻木?志工在多少日曬雨淋的日子一隻一隻捕捉與絕育……「妳知道抓狗抓到哭的感覺嗎?」小美曾這麼問我。

  如果大家能有多一點體會,也許,飼養動物前會更謹慎。

11312949 10206326208971478 8348716528654446641 o 9df0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