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臺灣大學生命科學系博士後研究員賴亦德

編輯:蕭業庭

現行動保法第18條「高級中等以下學校不得進行主管教育行政機關所定課程之綱要以外,足以使動物受傷害或死亡之教學訓練。」而根據現行高中課綱,青蛙解剖單元是在選修生物裡,也就是「三類組要修的生物課」,且此單元屬於示範實驗,基本上是由教師操作給學生看,教師可選擇是否要列入課程。

但其實仍有不少學校依然會要求學生操作,很多生科社團、補習班也打著教學的名義,趨之若鶩的舉辦著解剖實驗,捫心自問,大家真的都了解舉行解剖實驗的意義嗎?又,實驗執行的手段是正確的嗎?

  • 乙醚不等於安樂死!

說到麻醉及安樂實驗蛙,很多人第一個想到的是乙醚,但這其實大錯特錯!我們自以為的「安樂死」其實一點也不安樂,甚至對實驗蛙造成了極大的痛苦與刺激。

乙醚這個藥品,作為吸入性麻醉劑已經有一百多年的歷史。然而,由於乙醚易燃,而且做為吸入性麻醉劑的乙醚蒸氣與空氣混合及成為爆炸性混和物,一旦使用不慎就會引發燃燒爆炸,加上乙醚麻醉後的恢復期長,而且還可能會有噁心反胃的不良反應,乙醚在外科手術上的用途,早已讓位給其他更安全的麻醉藥品。

以實驗動物福利的角度來看,乙醚致死對實驗蛙是一點都不安樂。乙醚是一種對眼、鼻、呼吸道黏膜有強烈刺激性的揮發性藥品,既然會刺激黏膜,那麼對以皮膚行部分呼吸功能、皮膚通透性好、皮膚構造跟黏膜一樣,缺乏致密隔離層的青蛙來說,豈不就像是全身強烈刺激的凌遲致死?痛苦程度堪比全身燒燙傷。

  • 乙醚不適合安樂死的證據

當實驗蛙被乙醚致死的時候,皮膚會呈現紅色或粉紅色,但其實這樣的膚色通常都是在環境水體不乾淨、水中含氮廢物過高造成氨中毒的時候才會出現,要非常強烈的刺激才會讓青蛙整隻變成紅色,可想而知青蛙會是多麼痛苦。

而既然號稱是安樂死,動物應該會逐漸失去意識、不會有什麼掙扎才對,但是青蛙剛進乙醚瓶的反應,會不斷抽動、突然跳躍及抹臉,絕對不是安逸放鬆、無痛苦時會有的行為。

更慘的是,乙醚因為易溶於血液中,因此要達到麻醉效果所需的時間也不短。所以,使用乙醚來犧牲實驗蛙,其實就是讓牠在「全身刺激的痛苦」中「緩慢的」昏迷失去行動能力,然後又在半死不活的時候被拿來切割流血到死。這樣的死法,能稱之為「安樂」嗎?

  • 對健康的疑慮

從教師和學生的角度來看,乙醚也是一個相當危險的藥品[1]:它的揮發性強、易燃易爆、毒性也高、對呼吸道黏膜刺激性強。真的萬不得已要操作,都應該要在抽風櫃裡進行。而且,乙醚即使被吸收後溶於動物體的血液裡,也還是會慢慢的揮發出來,所以當你用乙醚把青蛙弄死以後,整班學生跟老師一起埋著頭在解剖盤上翻攪時,其實也正在吸著剛剛被青蛙吸收到身體,然後慢慢散發回空氣中的乙醚,好像要跟痛苦死去的青蛙一起同甘共苦,讓乙醚燒灼黏膜一樣。而也因為乙醚易燃易爆的特性,就連這樣的屍體都應該要在安全抽風櫃中置放三十分鐘,再以塑膠袋密封移到防爆冰櫃裡,即使冰起來還不能放太久。但是無論是抽風櫃或是防爆冰櫃,許多使用乙醚的教學場域根本都沒有這樣的設備,卻可以一直使用乙醚來犧牲青蛙,這還真是台灣生物教學的七大不可思議。

  • 使用乙醚是違法的?

最後,使用乙醚還有一個重大風險,那就是「違法」。根據農委會的「實驗動物適用之安樂死方法及禁止使用之死亡方法」 表格(表一)所述,[2]即使是哺乳動物,乙醚也只能用在小於125g的囓齒動物上,其他哺乳類通通是「不得使用」,至於其他脊椎動物裡頭,也沒有一種動物可以拿乙醚來安樂死(表二)。若是參考2013年版的美國獸醫動物安樂死規範,[3]裡頭可是明白說了「乙醚用來安樂死是不被接受的(Ether is not acceptable for euthanasia.)」,附表三的「不可接受的安樂死主要方法」(表三)裡頭乙醚也名列其中。

今天若不是因為台灣的教學用動物使用毫無規範,動物保護法也沒有執行法法源和專責的執法人員在稽查,校園、課堂、社團、補習班或科學營隊裡的各個教學場域,根本不可能數十年如一日的依然使用乙醚來處理教學用動物。

  •    饒了那隻青蛙吧!

至此,也許各位會問:既然歷史悠久的乙醚不能用來把青蛙安樂死,那可以用什麼方法呢?其實,有些版本的高中生物課本裡頭,早已出現了符合規範的人道犧牲方式,例如使用苯氧基乙醇,[4]或者是也可以使用國外研究裡採用的丁香油。[5]用這些藥品,讓青蛙在溶液中游著游著就昏迷,泡久一點就安樂死,不是比乙醚更好得多嘛?

另外,更進一步的反思,如果現在連蛙的解剖都已經變成高三選修生物的示範實驗,那麼強迫全班殺死一堆動物各自解剖的意義到底為何?如果為的是讓學生動手操作,試問就操作這麼一次,事前沒練習事後沒複習,這種體驗式的沾醬油目的,到底是有什麼學習意義?按圖索驥式的把所有器官構造點名指認過一次,這樣「好像學到了什麼」的感覺,反而消耗了珍貴的認知資源在膚淺的記憶上頭,阻礙了思考、提問、推理、歸納等真正的深化學習。

是的,我同意實驗課應該要可以有實體來操作、觀察和對照,但既然要看的只是各個外部型態和內部構造,使用研究結束後人道處理完準備銷毀的動物不行嗎?使用養殖場意外死去的雞、小豬、牛蛙不行嗎?使用路殺的動物個體不行嗎?使用鳥店寵物店死掉的個體不行嗎?使用可以一用再用的動物標本不行嗎?使用可以重複拆卸把玩的精細動物解剖模型不行嗎?有心的話,那麼多的選擇就在那裡,何苦老是一定要找活體動物,再使用乙醚或其他根本不安樂的方法把牠弄死解剖?

結果到頭來,大家想到生物實驗就只會想到把活體動物弄死解剖,但真的細問解剖到底學到了什麼,答案卻和犧牲得輕如鴻毛的動物性命一樣,飄散在茫茫的乙醚風中。

(本文編輯整理自泛科學文章「執迷不悟,乙醚之誤:生物實驗用乙醚錯了嗎?」)


[1]接觸到二氯乙醚會造成皮膚、眼睛、喉嚨和肺部的不適。我們在一些案例中發現,有些造成肺部損害的程度甚至會導致死亡。吸入低濃度的二氯乙醚會導致咳嗽和鼻子及喉嚨不適。動物研究顯示的症狀與在人類身上觀察到的很類似,這些症狀包括對皮膚、鼻子和肺部造成的刺激、肺部損害和生長速率下降等現象。存活下來的實驗動物需4到8天的時間才能完全康復。有些動物研究顯示二氯乙醚會影響神經系統,造成行動變得遲緩呆滯、步伐踉蹌、昏迷以及死亡。到目前為止我們還無法確定,二氯乙醚會不會對人類或動物產生先天缺陷或對其生育能力造成影響。Agency for Toxic Substances and Disease Registry. ToxFAQs™ for Bis(2-chloroethyl) Ether (BCEE).

[2]http://animal.coa.gov.tw/download/labaratory/110524/34_download.pdf

[3]https://www.avma.org/KB/Policies/Documents/euthanasia.pdf

[4]102生物康熹報報第一期

[5]關於脊椎動物解剖實驗:到底有沒有什麼容易買到的安全藥物可以把青蛙安樂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