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保論文作者訪談系列一】國小校犬黃玉枝溫暖闖入師生的心中──訪郭立穎老師

【動保論文作者訪談系列一】國小校犬黃玉枝溫暖闖入師生的心中──訪郭立穎老師

 新北市八里國小,有位可愛的成員陪伴著師生上課、警衛巡邏,校犬黃玉枝是學校溫暖又獨特的存在,於今年將邁入第七個年頭。黃玉枝本來只是眾多的校園流浪狗之一,但因為他總是開心的搖著尾巴對著往來的學生示好、迎接著學生的到來,且會陪伴警衛巡邏,故警衛伯伯給他取了一個非常可愛的名字,叫做「黃玉枝」。

而黃玉枝是如何從校園流浪犬取得正式身分為校犬的呢?

我們為什麼需要動保教育?(七) ──展演動物‧拒絕戲謔

我開始同情那隻猴子。有帶狗上台經驗的我,很能了解那種呈現焦慮的肢體語言。站在台上面對鼓譟的觀眾,不論是對人或是動物,都會感到緊張與壓力。然而,不會有動物自願站在那個位置,牠是被飼養者強迫帶上去的。這時,動物會像孩子一樣,想依靠牠最熟悉而信賴的人,牠的眼神將時時望著馴獸師或訓犬師,以尋求安全感。可是,如果那個飼養者不能成為這個角色——一個動物最熟悉而信賴的人,那麼,「逃離現場」將會是牠最想做的事。這就是為什麼那隻叫「二哥」的猴子四處張望,且伺機逃跑的原因。可是,腳踝上銬著鐵鍊,鐵鍊的另一端是沉重的水泥塊,牠那兒也去不了。

我們為什麼需要動保教育?(六)── 實驗動物‧人道選擇

去(2015)年11月28日報導的新聞「課堂解剖活兔子 高中師被檢舉」,也爆出陳年的問題:1998已頒布動物保護法,但是很多老師並不清楚相關規定。

我們相信那位老師一心一意想帶給學生更多的學習機會,所以特意安排這樣的課程,但事實上,沒有充分說明實驗動物倫理、沒有足夠專業知識人道處理動物,對學生也將造成內心創傷。

尊重生命不是口號,而是基於同理心,嚴謹檢視自己對待生命的態度。

我們為什麼需要動保教育?(五)── 經濟動物‧減少利用

當我還小的時候,我會跟著爸媽週末的時候去阿公家玩,阿公家種了許多青菜和小動物,在我的記憶裡,阿公總會請我們吃很多青菜,同時也有雞鴨魚肉;久了以後,我發現我們吃這些肉的同時,阿公雞舍的雞也變少了。原來我在餐桌上吃的津津有味的雞肉,竟然是剛才和我一起玩的大雞,突然之間我的心裡覺得難過起來。

經濟動物,在你我心中,是有感覺、有情感的動物嗎?

我們為什麼需要動保教育?(四)── 野生動物‧拒吃拒買拒養

往往只要有市場需求,業者便會捕捉或引進野生動物(甚至是外來的野生物種),許多生命也將因此被捕捉、拍賣、長途跋涉、生病、死亡等,到消費者手中時,可能只剩半條命,而背後犧牲掉的數目不計其數,且為臺灣的生態與疾病防治上埋了不定時炸彈!

不一時興起便隨意飼養動物,便是愛護動物的行為!飼養與買賣動物前,請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