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生物學實驗】為什麼我決定不做蛙骨解剖?

幾乎所有的生命科學相關領域學習的普通生物學或動物學實習都會要求學生解剖青蛙,這似乎是一個行之有年不容質疑的課程環節,只要唸生科系,就一定要解剖青蛙,然後最後交一個蛙骨的標本。但是我想請問一下,原來的教學目的是什麼,還在嗎?

【普通生物學實驗】為什麼需要改變?

親愛的同學們,你們從國一上實驗課上到大學,真的認為自己會做實驗嗎?能從現象的偵測開始、鎖定議題,然後就進行以下所有的科學流程並進行有效的資訊搜索與閱讀嗎?大學老師對普通生物學實驗的想像是甚麼?這個我很有興趣知道。當正課與實驗課內容之間的落差很大,而且又有很多老師一起上的時候怎麼辦?我們在普通生物學的實驗中想要培養的能力、評量的指標是甚麼呢?

【高中】實驗生命事–解剖課

張凱堯曾為陽明大學生命科學系的的學生,現為清華大學電機系碩士生,同時擔任陽明生科社的社團指導老師。他娓娓道出自己對解剖的最初印象,並反思解剖在教育中的角色與目地。

【中學以下】替代教學教具介紹

現行動保法規定,高中以下不可進行侵入性動物實驗,但高中以下之教育仍應採用動物實驗替代教案,告訴他們替代教案的存在,學生才有機會學習尊重生命,及正確的實驗觀念和方法。國家實驗動物中心秦咸靜博士介紹了一些教育網站與教材,讓老師們可以參考,老師們也可以一起來腦力激盪,想想有什麼好點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