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龔玉玲

或許我已談了夠多,足以讓大部分讀者──不論他們贊成或反對素食──認識到素食乃是一種生活方式。也就是說,素食主義包含一種世界觀、一個道德企求,以及一套整合的信仰與實踐。

---傅可思(Michael Allen Fox),《深層素食主義》,頁227

向世人揭露農場動物被剝削的殘酷場面,一向是「動保--素食」運動的重要推行策略。然而近年來逐漸可見到一種變化,許多倡議者(特別是女性倡議者)一方面告訴大家「什麼不應該吃」,一方面也很重視傳達「有什麼可以吃」或「有什麼很好吃」的資訊。

ProtestKitchen 9781573247436 e1525733764239 d5642

▲Carol J. Adams與Virginia Messina的新書Protest Kitchen內有許多純素食譜

譬如著有《肉的性別政治》(The Sexual Politics of Meats,在台出版的譯名為《男人愛吃肉女人愛吃素》),以及《素食者生存遊戲》(Living among Meat Eaters)等書的素食與性別理論家Carol J. Adams,即將於十月出版的新書Protest Kitchen(與Virginia Messina合著)包含了超過五十份純素食譜。又如編有《肉文化》(Meat Culture)的學者Annie Potts,固定在她的動物廣播節目中分享純素食譜,也會訂購素食糕點到課堂上請全體學生品嚐。身為黑人女性佛教徒與素食者的A. Breeze Harper博士,除了研究素食、種族與性別之間的權力交織議題,也會在臉書上分享自己的食譜或其他的食物情報。

Screen Shot 2018 08 06 at 3.57.21 pm cafd1▲圖片來自A. Breeze Harper博士的臉書:https://goo.gl/KYf136

傅可思(Michael Allen Fox)教授的《深層素食主義》(Deep Vegetarianism,2005年由關懷生命協會出版)以素食主義是「一種生活方式」作結,提出「素食主義包含一種世界觀、一個道德企求,以及一套整合的信仰與實踐」之見解。(頁227)

倘若彼得•辛格(Peter Singer)的《動物解放》(Animal Liberation: A New Ethics for Our Treatment of Animals)帶來的是「一種世界觀、一個道德企求」,則上述一類的女性理論家在某種層面上,更細緻而具體地展現了傅可思所言的素食主義是「一種生活方式」,是「一套整合的信仰與實踐」----她們「一手寫論述,一手秀美食」,彷彿善解人意的主人擔心對讀者招待不周,她們不想只告訴大家「什麼不應該吃」,也樂意分享「有什麼好吃」。

而「請客吃飯作動保」還有另一種層面的意涵。

許多肉食者與部分素食者會質疑:為什麼純素食物要模擬肉食的口感跟外觀?明明很多純素者又不喜歡吃肉!

Carol J. Adams在近期的一篇文章There Is Nothing More All-American Than the Veggie Burger提及在家招待客人吃飯的經驗:她會故意不告訴客人她做的漢堡包的是素肉排,等客人吃下之後才告知,並且往往會得到「還想再來一份」的正面回應。

Adams認為素漢堡不一定完全服務素食者,依照她的待客經驗,其實「非素食者」對素肉排的接受度是很高的。換句話說,雖然素食者不吃肉,可是不代表反過來肉食者就完全不吃植物,素肉排不是素食者獨佔的食物,所以不必把肉食者排除出去,如此也是一種擴大動保,推廣素食的策略。這是「請客吃飯作動保」的另一面向。

毛澤東的名言「革命不是請客吃飯」,在許多不同的脈絡下常被改為「革命就是請客吃飯」。對素食提倡者來說這並非是句玩笑話,「請客吃飯」就是一種動保實踐。

 

相關連結:

傅可思(Michael Allen Fox)的《深層素食主義》訂購書訊

http://www.lca.org.tw/publish/66

Carol J. Adams與Virginia Messina合著的Protest Kitchen書訊

http://caroljadams.com/carol-adams-blog/protest-kitchen

Carol J. Adams的文章There Is Nothing More All-American Than the Veggie Burger(2018年6月30日)

A. Breeze Harper博士的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abreezeharper/

延伸閱讀:

● 傅可思(Michael Allen Fox):「假如世界上有願意被吃,或不在乎被吃的動物」,吃牠們就沒有倫理問題了嗎?